Consultant

members login

最新

则经费分配越趋于公平

2020-12-17 00:47

数字差距的背后,是一条心照不宣的“属地原则”。c9在各自属地投放招生名额都相当慷慨,这一数字普遍占其全国招生计划的10%以上,其中最高的浙江大学,由于多校合并的特殊原因,在浙江本省的招生人数达到全国招生计划总数的58.33%。

多位教育界人士认为,要实现高等教育、尤其是优质高等教育可及性的公平,关键在于此前的义务教育和基础教育环节,而不是高校招生环节。

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有关研究表明,基础教育阶段占有政府经费分配比重越大,则经费分配越趋于公平,也有利于保证教育机会的公平。

换言之,在这三个人口密集省份,考生考上北大的机会平均为北京本地考生的1/46。

c9中属地招生比例最低的是中科大,其在安徽省的招生人数只占全部计划的11.23%。

据了解,这种相互支持有的是一种原则性声明,有的则落实为省部共建协议的具体条款。比如江苏省就曾明确,南京大学在江苏本省投放的招生名额要占其全部招生计划的50%。

所谓c9联盟,是由首批“985工程”的9所院校组成的联盟,也即坊间熟悉的“2+7”,包括北京大学、清华大学、中国科学技术大学、复旦大学、南京大学、上海交通大学、西安交通大学、浙江大学以及哈尔滨工业大学共9所大学,是中国高等教育金字塔的塔尖。

以北京大学为例,在其今年总计2065个普通高考招生名额中,408个给了北京本地生源,而在山东、河南、四川这三个东、中、西部人口大省的招生名额分别只有69、124和75个,三地相加也只有268个,仅占北京所享名额的50%多;而上述三省今年报名参加普通高考招生的人数分别为50.8万、68.5万和51.6万人,其总和为170.9万,是今年北京本地报考人数的23倍多。

省部共建是指国务院部委(主要为教育部)与相关省、直辖市、自治区共建高校,按一定比例对之进行投入。对于985高校所获得的教育部985项目经费,其属地地方财政一般会给予1∶1的配套投入。相应地,也会要求高校对属地建设多加支持,其中就包括属地招生比例的放宽。

而统计数据显示,我国相关投入的地区差距和城乡差距都非常大。1995~2002年,东部3直辖市(北京、天津、上海)与西部5省区(广西、贵州、云南、甘肃和青海)小学生均预算内教育经费的差距从3.23倍扩大到了3.85倍,普通初中生均预算内教育经费的差距从2.65倍扩大到了3.39倍。 据《21世纪经济报道》消息

“安徽省财力较弱,给中科大的支持不够。”东部地区某985高校招生办主任一针见血的话语,道出了“属地原则”背后公开的秘密:“省(市)部共建”。

“庞大的高校支付一度使当时的中央财政面临巨大压力。”复旦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教授林荣日说,“与此相对的是,地方政府在对部属院校持续追加投入后,也得到了更大的话语空间。”

根据上述大学招生网站上的公开信息,c9在全国人口密集地区的招生计划总数,往往比不上其在自己属地单独一地投放的名额。

网站统计
RSS